HALALCSILLAG

贵安,十六路德.
恭喜你发现了一个吃白食的小混球.

[生贺文(?)]日向创的白日梦



*爱岛paro.
*可能是日狛日(?)
*其实完全不像生贺.


“生日快乐,日向君。”
“诶...恩?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

这是狛枝凪斗见过日向创最蠢的样子。

在狛枝的提醒下,日向终于在这一天夜晚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被人告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而在这之前对白天小泉她们塞草饼的行为毫不起疑心,美滋滋地收下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被幸福冲昏了脑吧。日向心想。

说起今天大家的种种行为:硬是被西园寺和澪田去看了她们(自认为)美妙的演唱会,就连七海也起兴参与进去。三人违和的搭配简直就在庆祝樱饼的诞生...还有罪木颤颤巍巍说着什么今天请随意玩弄我的身体吧...最后还是跑回家了的日向得到了草饼给予他的无限安慰。所以他一点也不期待狛枝同学的表现。

“像个笨蛋一样可不符合希望象征的样子呢,日向君。”
“......”

整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像没有论破点。

“诶?生气了吗。嘛...其实是我让她们别对日向君说生日的事...虽然我这种垃圾渣滓的意见向来不重要,但是大家都还是接受了提议,真不愧是大家超高校级的宽容呢!”
“好了好了别说这种话!”

日向完全不想再想起自己丢人的那副模样。好在目前视野里就只有狛枝一人,而且时针也快要走过它的末路...无知者无罪,实在不行的话还是向她们道个歉吧。

“给,这是我为日向君准备的草饼蛋糕哦。”
“...?啊,谢谢,狛枝...可是我已经...”

日向隔着衬衫捂住胃的位置,满脸歉意苦笑着回绝他。并不是担心狛枝在里面下了药,而是自己实在吃不下...下午发生的事太多令他实在接受不过来,只得用草饼塞满胃,不知不觉吃太多了到现在还会有些撑。

白炽灯打下精致的阴影,发梢微盖住狛枝的半只眼眸。

“真遗憾呢...果然我这种人做的食物也没法入口呢。”

“不...等一下?这个蛋糕不是花村做的?”

虽说比不上专业糕点店的蛋糕,但用心程度还是显而易见的。以荧光蓝的糖浆为主铺在平面上,由奶油花圈围成一个海洋花环。巧克力丝卷陷在浅滩上沾着些微小水珠,在一旁洒着些杏仁浇上蜂蜜。白巧克力上用褐色轮廓画出日向和狛枝两个人的画像,靠在丝卷上小小的缩成一团,紧闭着眸直到天明。

在感叹精美的同时,日向也在感叹超市食材的丰富。

“是呢。让超高校级的大家拖了一整天还只是做成这个样子...没办法,我一直都是这样没用的废物呢。”
“喂..!都让你别说这种话了。”
“啊哈哈....抱歉抱歉。说起来,日向君有什么生日愿望吗?”
“我的愿望当然是你能够正常一点啊...”
“...诶?日向君珍贵的生日是为了我这种...”

日向几乎可以想象到西园寺看homo那恶狠狠的眼神。

“...所以不可能啊!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啧。去散步吧。”
“恩...?怎么突然说这个...喂等一下啊日向君!”
“...这样,消化的快一点。”

日向创准备快速逃离现场来掩盖住脸上的红晕。


夜晚的海浪并不安静。裹着天鹅绒般的海浪淹没沙砾,还想要吞没月光。黄槿跟在日向和狛枝脚下一路随到海滩。棕榄树的影子被拉得扼长,仿佛游玩者留下的旗帜。海风恬静,夜空深邃。海螺正虔诚地对头上的星星进行祈祷,被两人的脚步声打断。

南方小岛的上空永远挂着太阳和月亮。那过于耀眼的太阳常常让狛枝感到不真实,弦月躺在夜幕上意外的静谧。

“喂...狛枝...”
“说吧。我一直听着哦。”

日向创正拉着狛枝的右手沿着海岸线绕海走。他们把鞋子脱了下来放到一边,任由潮水包裹住脚裸,就算海风吹来也不会有多冷。最少日向这么认为。

日向感受到狛枝的手的纤细,很容易摸到骨头。他似乎一直都是这副瘦弱的模样。狛枝讲过他过去的故事,飞机,陨石,父母双亡,漫天钞票。那身高又和营养不良几乎扯不上关系,那会是什么原因导致狛枝凪斗这个人比女孩子还瘦弱呢。

幸运?不幸?轮回折磨,对痛楚眩晕犹如毒品注入,慢性渴求与疯狂,扭曲出难以理解的希望论,把梦托付给乌托邦。

这样枯燥的指骨上没有一点伤,就算因为自愿提出经常被安排去打扫,那双手还是没有老茧。白皙,干净,整洁。除了他那弱不禁风的身板似乎也没看到皮肤上有什么大面积伤疤。成天套着不合自身的军绿色外套。

从心底泛上一阵疼痛。没有原因的。

日向猛吸一大口海风。

“未来...”
“恩...?日向君,你说什么?”
“呐...等这个修学旅行结束了,你要做什么?”

日向转过身一脸认真吓得狛枝一瞬间愣了神,反应过来吞吞吐吐地回答他的问题。

“什么做什么啊...大概...就是那样...过下去啊。日向君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

该死。说不出口。

“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是呢,日向君。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我...”
“如果不想说的话,也没必要勉强哦。”
“......我希望你好好回答问题。”
“...诶?是前面问我如何活下去的话题吗?完全没有必要啊日向君,我这种没用...”
“好好回答。”

狛枝的手被日向创紧握着,他跟在身后,看不到他的脸。月光敞亮,勉强看得清他的影子。

“哈啊...应该继续着,不幸与幸运的交替循环吧。像春夏秋冬那样正常,这就是我的命运呢。”
“论破。”
“哈?你在说什么啊,日向君。”
“......你真的甘愿接受这样的命运吗。”

日向突然转过身,用一直狛枝无法理解的神情直直盯着狛枝的灰绿色眸子。隔着黑暗与月光,隔着曙光与地平线。

狛枝在海雾里迷失了。

“......不甘接受...又怎样。”
“啊啊。”
“就算不接受还不是要经历这种事吗。”
“去改变吧。”
“诶?”

“.........”
“你在说什么啊,日向君。”

“我说。”   日向创深吸一口气。
“去创造未来吧。未来...不是由命运安排好的,而是由你,去创造无限的可能性啊。”
“......”
“喂...听到了吗。”

“啊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生日的玩笑就开到这吧。啊勒?日向君还一脸认真吗。”
“呐,能像今天由我给日向君做一天的蛋糕,晚上还能陪日向君来这里。第一次有人牵上我这种人的手,日向君绝对是...我的希望吧。”
“啊啊啊,希望愿意触碰我呢,这是多美妙的事情啊!啊哈哈...但愿日向君不会被我这种人玷污了呢。”
“......一口一声你这种人你这种人,虽然我也没和你相处几天..狛枝你。”

“太可怜了啊。”

日向握紧他凉透了的指腹,将冰冷钻于掌心,让两份温度扩散斗争。突然回过头将手猛一拉,连其身体一同揽入怀中。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一把扯掉了他墨绿色的保护衣,余光中捕捉到对方平时流露不出的大惊失色。
 
那样子,就好像那件军绿色外套真的是狛枝凪斗的保护衣一样。

就像撕开口香糖包装纸一样容易,美丽的人连伤口的刻痕也一样美丽。

“等...住手...!日向君,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
“别...!快住手...”
 
狛枝的声音小下去,最终被海浪吞没。

日向创可不信狛枝那瘦弱的胳膊能有多大的力气,而他对待不幸永远不会反抗。
 
怎么说呢...唯独不想由他给自己带来不幸。

日向创尽力去想象,去往好的那方面。在他那条时常穿着的衬衫下的皮肤有多完整,能像他的手指那样——白皙,干净,整洁。同时做着心理准备。
 
“住手吧。日向君。”

海风袭来,空气冻住了,星星打着寒颤。

“对不起啊...日向君。我已经...”

“...我很抱歉。”
 
狛枝先给出了答案。
 
日向创陷入恍惚,脑子一片嗡嗡作响。

他记不清几秒前那句道歉是自己说的还是狛枝说的,他甚至听不到在那之后狛枝说了什么。耳边回荡着海浪声,将他们一并吞噬。所以他不想再次道歉,也不想听他一大堆无意义的回复。

“......快把外套穿上,不冷吗?”
“...啊哈哈。比起那个,还是别管这些事了吧。今天快过去了呢?很抱歉让日向君把时间浪费在我...”
“啊哈哈。”

狛枝自己的笑声把后半段打断,让他们沉到地平线那一端的海里,或者被冲到世界某一处去。
 
“生日快乐。能陪着日向度过今天呢。”

“...我很荣幸。

也很幸福。”

他大概就是所谓,被幸福冲昏了脑吧。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大家新年快乐w创妹/神座生日快乐ww没有神座出场真是抱歉呜...祝他们的呆毛越长越长![?]x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