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ALCSILLAG

贵安,十六路德.
恭喜你发现了一个吃白食的小混球.

[生贺文(?)]日向创的白日梦



*爱岛paro.
*可能是日狛日(?)
*其实完全不像生贺.


“生日快乐,日向君。”
“诶...恩?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

这是狛枝凪斗见过日向创最蠢的样子。

在狛枝的提醒下,日向终于在这一天夜晚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被人告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而在这之前对白天小泉她们塞草饼的行为毫不起疑心,美滋滋地收下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被幸福冲昏了脑吧。日向心想。

说起今天大家的种种行为:硬是被西园寺和澪田去看了她们(自认为)美妙的演唱会,就连七海也起兴参与进去。三人违和的搭配简直就在庆祝樱饼的诞生...还有罪木颤颤巍巍说着什么今天请随意玩弄我的身体吧...最后还是跑回家了的日向得到了草饼给予他的无限安慰。所以他一点也不期待狛枝同学的表现。

“像个笨蛋一样可不符合希望象征的样子呢,日向君。”
“......”

整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像没有论破点。

“诶?生气了吗。嘛...其实是我让她们别对日向君说生日的事...虽然我这种垃圾渣滓的意见向来不重要,但是大家都还是接受了提议,真不愧是大家超高校级的宽容呢!”
“好了好了别说这种话!”

日向完全不想再想起自己丢人的那副模样。好在目前视野里就只有狛枝一人,而且时针也快要走过它的末路...无知者无罪,实在不行的话还是向她们道个歉吧。

“给,这是我为日向君准备的草饼蛋糕哦。”
“...?啊,谢谢,狛枝...可是我已经...”

日向隔着衬衫捂住胃的位置,满脸歉意苦笑着回绝他。并不是担心狛枝在里面下了药,而是自己实在吃不下...下午发生的事太多令他实在接受不过来,只得用草饼塞满胃,不知不觉吃太多了到现在还会有些撑。

白炽灯打下精致的阴影,发梢微盖住狛枝的半只眼眸。

“真遗憾呢...果然我这种人做的食物也没法入口呢。”

“不...等一下?这个蛋糕不是花村做的?”

虽说比不上专业糕点店的蛋糕,但用心程度还是显而易见的。以荧光蓝的糖浆为主铺在平面上,由奶油花圈围成一个海洋花环。巧克力丝卷陷在浅滩上沾着些微小水珠,在一旁洒着些杏仁浇上蜂蜜。白巧克力上用褐色轮廓画出日向和狛枝两个人的画像,靠在丝卷上小小的缩成一团,紧闭着眸直到天明。

在感叹精美的同时,日向也在感叹超市食材的丰富。

“是呢。让超高校级的大家拖了一整天还只是做成这个样子...没办法,我一直都是这样没用的废物呢。”
“喂..!都让你别说这种话了。”
“啊哈哈....抱歉抱歉。说起来,日向君有什么生日愿望吗?”
“我的愿望当然是你能够正常一点啊...”
“...诶?日向君珍贵的生日是为了我这种...”

日向几乎可以想象到西园寺看homo那恶狠狠的眼神。

“...所以不可能啊!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啧。去散步吧。”
“恩...?怎么突然说这个...喂等一下啊日向君!”
“...这样,消化的快一点。”

日向创准备快速逃离现场来掩盖住脸上的红晕。


夜晚的海浪并不安静。裹着天鹅绒般的海浪淹没沙砾,还想要吞没月光。黄槿跟在日向和狛枝脚下一路随到海滩。棕榄树的影子被拉得扼长,仿佛游玩者留下的旗帜。海风恬静,夜空深邃。海螺正虔诚地对头上的星星进行祈祷,被两人的脚步声打断。

南方小岛的上空永远挂着太阳和月亮。那过于耀眼的太阳常常让狛枝感到不真实,弦月躺在夜幕上意外的静谧。

“喂...狛枝...”
“说吧。我一直听着哦。”

日向创正拉着狛枝的右手沿着海岸线绕海走。他们把鞋子脱了下来放到一边,任由潮水包裹住脚裸,就算海风吹来也不会有多冷。最少日向这么认为。

日向感受到狛枝的手的纤细,很容易摸到骨头。他似乎一直都是这副瘦弱的模样。狛枝讲过他过去的故事,飞机,陨石,父母双亡,漫天钞票。那身高又和营养不良几乎扯不上关系,那会是什么原因导致狛枝凪斗这个人比女孩子还瘦弱呢。

幸运?不幸?轮回折磨,对痛楚眩晕犹如毒品注入,慢性渴求与疯狂,扭曲出难以理解的希望论,把梦托付给乌托邦。

这样枯燥的指骨上没有一点伤,就算因为自愿提出经常被安排去打扫,那双手还是没有老茧。白皙,干净,整洁。除了他那弱不禁风的身板似乎也没看到皮肤上有什么大面积伤疤。成天套着不合自身的军绿色外套。

从心底泛上一阵疼痛。没有原因的。

日向猛吸一大口海风。

“未来...”
“恩...?日向君,你说什么?”
“呐...等这个修学旅行结束了,你要做什么?”

日向转过身一脸认真吓得狛枝一瞬间愣了神,反应过来吞吞吐吐地回答他的问题。

“什么做什么啊...大概...就是那样...过下去啊。日向君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

该死。说不出口。

“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是呢,日向君。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我...”
“如果不想说的话,也没必要勉强哦。”
“......我希望你好好回答问题。”
“...诶?是前面问我如何活下去的话题吗?完全没有必要啊日向君,我这种没用...”
“好好回答。”

狛枝的手被日向创紧握着,他跟在身后,看不到他的脸。月光敞亮,勉强看得清他的影子。

“哈啊...应该继续着,不幸与幸运的交替循环吧。像春夏秋冬那样正常,这就是我的命运呢。”
“论破。”
“哈?你在说什么啊,日向君。”
“......你真的甘愿接受这样的命运吗。”

日向突然转过身,用一直狛枝无法理解的神情直直盯着狛枝的灰绿色眸子。隔着黑暗与月光,隔着曙光与地平线。

狛枝在海雾里迷失了。

“......不甘接受...又怎样。”
“啊啊。”
“就算不接受还不是要经历这种事吗。”
“去改变吧。”
“诶?”

“.........”
“你在说什么啊,日向君。”

“我说。”   日向创深吸一口气。
“去创造未来吧。未来...不是由命运安排好的,而是由你,去创造无限的可能性啊。”
“......”
“喂...听到了吗。”

“啊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生日的玩笑就开到这吧。啊勒?日向君还一脸认真吗。”
“呐,能像今天由我给日向君做一天的蛋糕,晚上还能陪日向君来这里。第一次有人牵上我这种人的手,日向君绝对是...我的希望吧。”
“啊啊啊,希望愿意触碰我呢,这是多美妙的事情啊!啊哈哈...但愿日向君不会被我这种人玷污了呢。”
“......一口一声你这种人你这种人,虽然我也没和你相处几天..狛枝你。”

“太可怜了啊。”

日向握紧他凉透了的指腹,将冰冷钻于掌心,让两份温度扩散斗争。突然回过头将手猛一拉,连其身体一同揽入怀中。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一把扯掉了他墨绿色的保护衣,余光中捕捉到对方平时流露不出的大惊失色。
 
那样子,就好像那件军绿色外套真的是狛枝凪斗的保护衣一样。

就像撕开口香糖包装纸一样容易,美丽的人连伤口的刻痕也一样美丽。

“等...住手...!日向君,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
“别...!快住手...”
 
狛枝的声音小下去,最终被海浪吞没。

日向创可不信狛枝那瘦弱的胳膊能有多大的力气,而他对待不幸永远不会反抗。
 
怎么说呢...唯独不想由他给自己带来不幸。

日向创尽力去想象,去往好的那方面。在他那条时常穿着的衬衫下的皮肤有多完整,能像他的手指那样——白皙,干净,整洁。同时做着心理准备。
 
“住手吧。日向君。”

海风袭来,空气冻住了,星星打着寒颤。

“对不起啊...日向君。我已经...”

“...我很抱歉。”
 
狛枝先给出了答案。
 
日向创陷入恍惚,脑子一片嗡嗡作响。

他记不清几秒前那句道歉是自己说的还是狛枝说的,他甚至听不到在那之后狛枝说了什么。耳边回荡着海浪声,将他们一并吞噬。所以他不想再次道歉,也不想听他一大堆无意义的回复。

“......快把外套穿上,不冷吗?”
“...啊哈哈。比起那个,还是别管这些事了吧。今天快过去了呢?很抱歉让日向君把时间浪费在我...”
“啊哈哈。”

狛枝自己的笑声把后半段打断,让他们沉到地平线那一端的海里,或者被冲到世界某一处去。
 
“生日快乐。能陪着日向度过今天呢。”

“...我很荣幸。

也很幸福。”

他大概就是所谓,被幸福冲昏了脑吧。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大家新年快乐w创妹/神座生日快乐ww没有神座出场真是抱歉呜...祝他们的呆毛越长越长![?]x

[狛日狛]Christmas gift

*架空背景.
*同居.
*ooc注意.
*文笔渣见谅.









入冬。

上下一白的世界让他们打不起精神。

狛枝凪斗和日向创是幸运的,能找到这样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镇。

这里的住民还不熟悉他们。那些男人们喜欢整日整日泡在酒馆对外界不屑一顾,每逢夜里都能听见他们激扬亢奋的歌声,一首参杂在绮丽雪夜中的冰与火之歌。

虽说如此妇女们还是很热情的,最少对他们来说并不排斥。初春时狛枝像小麻雀一样在镇上晃来晃去,有次带来几粒向日葵种子说是花店老板给的,出于闲适日向将他们全都种在后院里,还被狛枝嘲笑说像个家庭主妇。等到向日葵开了,狛枝又扑到花田里去顺带闭上了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日向记得,他带着标志性的笑容,捧上一束向日葵到自己怀里,但什么也没说。阳光穿透向日葵花瓣映出一片馨黄,深深刻在狛枝凪斗的眸底。闪闪发亮像他喜欢的那些小玩意。

但到这种季节就全垂了下来,花芯腐烂在雪地里不见痕迹,花瓣被严寒冰霜一点一点吞噬深埋在土地下,枝叶变得衰黄被风吹地没影,最后与白蛋白石依偎一起。

在此之后,庭院又变回空落落了。枯枝败叶散于一地被扫堆在角落,视野里只有几根栅栏与古树。

日向君想再种点什么,那也是冬天过后的故事了。

 

狛枝凪斗有他足够的幸运支付日常开销,这点总让日向君放心不下。

像是那些不幸的人与生物,走着走着撞到松树上,受不了命运蹉跎不甘低吟一声便把雪全都抖到无辜群众身上。

这时狛枝才反应过来延伸而来的寒意与重量,又在清理藏青色大衣口袋里的雪时被尖锐梭角划开一道口子。风吮吸着他的伤口钻进血肉带来剧烈刺痛,血滴落在雪中一并吞噬,不可避免地在碎雪上留下淡红色印记,像冰冻了整个夏日的西瓜味刨冰。

边露出常人无法理解的笑边再次伸向口袋中掏出那个不规则形冰块,又不小心在指腹上划一道小口。

借着冬阳的稀薄光线才看出来冰块里封着一只保持卷缩姿势的松鼠,利用稀薄的光线能轻易看清它身上每一处的斑点花纹,敏感抖动的胡须失去往日活力,紧闭眼眸构思着无法交涉的白日梦。

它是比珊瑚鱼或是鲛珠更具有意义的,他也的确喜欢这种精美的小东西。可惜代价是很难保存下来,将它存放在冰箱里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何况指腹上泛着淡淡腥红也是它害的。

丢掉它之后想到什么般往家走,阖上眼皮漫不经心地去感叹:

——毕竟我也就只有幸运这一个优点了呢。



今天轮到狛枝去买食材。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出戏地重新关上门,回头羡慕起那根枕头外的呆毛,甚至还想把他拖起来——于是遭到了那根呆毛的剧烈反抗。

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光辉的希望...与未来——所以说果然还是由日向君来完成这样光辉的任务吧?!我只是个渣滓一样的存在对于生存根本就没有资格甚至不知道日向君最喜欢哪家的草饼像我这种人根本无法将希望延续...

...等等,在秋天怎么没听你说过?!

因为冬天就不能用了啊。这是他的反驳。

结局就是日向受不了狛枝一番对希望论的演讲。再次打开门是一阵风无情扇上日向的脸与呆毛,下意识关上门反省是不是太宠他了。

雪停的有点晚。他早就该停了。

日向裹着略显夸张的褐红色围巾,与他的灰袄看上去有几分违和感。口吐雾气的实质感甚至不太适应,他可能要花上很长时间来记住这个冬天。

他从毛线织的围巾里把脖子抬起来,才发现自己偏偏在无意间选了一条不常走的小路。萧条冷清,只有自己寥寥无几的脚印,印坑下有几根碎草沫。

日向苦笑,像玻璃窗下的一醇咖啡。

他心想找到的要是热带南方小岛就再好不过了,不用为食物与寒冷发愁(虽然目前也不用发愁太多),还能每夜听见海浪声安眠。

没一会又飘来男人们没日没夜地吵嚷歌声。

风再次吹来引起一阵哆嗦,让那些美好的臆想与歌声散开去与雾气融为一体。重新提起跨下去的围巾用它遮住半边脸,闭上眼皮抱怨起狛枝的慵懒来,朝针织围巾上吐了口热气。

睁眼时他沿着行道树看过去,他隐约看到一闪一闪的彩灯。要是狛枝的话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大概那是希望的入口之类的吧,他对希望从来是赞不绝口,但他可不是狛枝。

从外边看不出来主经营什么,和其他店一样拉上死灰色卷帘门。橱窗上贴着贴纸,像“圣诞节特惠!进店就能享受圣诞老人的拥抱!”花体字横幅,一个爽朗笑着的大白胡子先生,与这环境相配显得过于尴尬。

装饰用的LED灯缠在脏兮兮的水管与满是苔藓的檐下,店门被刷上暖橙色让人想到小太阳,还有前不久狛枝捡到的几箱橙味甜甜圈和曲奇。上面挂着圣诞花圈和金色的铃铛,几颗小彩球掉到雪里被吹到台阶下,留下凹陷的轨迹。

今年的圣诞是不是降临的太早了......算了没必要为这种事找借口。

真遗憾,还想给狛枝买点什么。菜市场可没有那些精细的小玩意。狛枝应该不在意礼物这种孩子气的东西...吧?

或许这家店能满足他的需求,不过它上了锁。那些美好的事物都锁起来了。

他孤零零的,最少目前是。

日向又朝围巾里吐了口热气。

他刚准备抬脚离开这块地方,眼角边无意间撇到某个小天使的小脚印,从一个礼物盒边蔓延开的。

那是一个黄暗纹绸带绑好的大红色礼物盒,和圣诞树上的帽子一样红,不过少了那团白球。想必这位店主只考虑过女性或有女性朋友的人的感受,因为那个少女气质的蝴蝶结。还有一张不容易受潮的羊皮纸。

Accept him, kind guests, is willing to you can continue the spirit of Christmas.

老练清秀的圆体清晰地印在纸上,最后一个字母尾端掉着墨点,右下角还有些皱痕。

日向拧起他标致的眉,纠结要不要打开它。青蛇缠在他手上,张开毒牙随时准备咬下去。


那是一枚熠熠生辉的戒指,就镶嵌在红色泡沫地盒子里。被日向打开的一瞬间怯生生地闪着光。那一天没有太阳,云压下来想要吞没整个城镇,雾气在小巷与街道边大肆蔓延,唯独它发着柔和的光,仿佛能从钻石中间开出一朵奇异的花,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琥珀色一直都与狛枝很相配。日向这样想。

真漂亮啊。

狛枝一定也会这么想。

...作为装饰性的男款戒指也没什么吧。怎么可能会想到那边呢。

日向向四周望了望,自己的脚印如同黑墨将白纸撕开,有几个小坑已经被雪埋没。可能是这个冬天真的太冷太冷了,

最后看了眼橱窗上依旧张着嘴大笑的大白胡子先生,他礼貌性地回笑。才显得那个笑容,没那么尴尬。

咖啡模糊了视野。雾里看花,氤氲赏景。

日向将他擦干净,继续向市场走去。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家里的火炉永远比户外的火柴暖和。为了凸显屋檐下的流浪汉,或是冻死的动物有多可怜。让人去感叹那些被神抛弃的人多可怜。让人害怕被神抛弃。

日向摘下了那条蠢极了的围巾,毛球勒得脖子痒痒的,泛着些红点。他故意扔到狛枝脸上。

“你就是这样对在家等你回来的人吗。”
“你又不是小孩子,狛枝凪斗。”

然后那个该死的白海藻朝日向吐了吐舌头。

壁炉里滋滋的声响从烟囱里跳出去,橘色的火花能燃烧完整个冬季,遗憾的是它不是太阳。

日向看向红砖边整齐摆放好的小铲子与水壶,让人想到那个满手泥的初春和满脸泥的初春。沉闷的铅色被茜色浸满,摇曳着微弱的希望。

日向注意到狛枝凪斗的手似乎很冷,冻疮使他原本修长的手指泛着臃肿,不自然的红退不掉。

“啊啊,没想到日向君还会给我准备礼物啊。”

他注意到了那个红色的小盒子,看包装时故意挤了挤眉,盯着那个少女气质的蝴蝶结许久,眸底发着光像捕捉到了希望。

——他果然往那边想了。这是日向最不想面对的事。

“没错,我们结婚吧。”
“唔恩..?!日向君?那真是肤浅的表...”
“骗你的。”

狛枝又把刚刚日向换下来的围巾砸到他脸上。日向嗅到那股冬日专属的烘烤味,只有狛枝才会整天缩在烤炉边的皮绒沙发里。

“嘛。谢谢你,日向君。我会好好保存这个圣诞礼物的。当做装饰性戒指戴。”

最后一句明显加重语气,看来很失望啊哈哈。

“...再不把他放到小袜子里明年就没有圣诞礼物了。”
“什么啊,日向君把我当小孩子看吗?”

你还知道你不是啊。日向差点脱口而出。

“嘛,别管那个了。日向君,我也给你准备了圣诞礼物呢。”

狛枝挂上他标志性的笑容,他的笑很少能让日向平安度过这个圣诞节。

去年的圣诞礼物是什么来着?他揭开盒子之前也是这样标志性的笑容。自以为能骗过一切。日向看着空空如也的礼物盒笑容僵在脸上,大脑死机了一瞬间,刚抬起头那个笑容就贴了上来。结束后笑吟吟说着圣诞快乐。

这次他同样,笑嘻嘻地像只咬住兔子的狐狸。可能也没差多少。

他一把拉开身后的窗帘布,雪景清晰地印入瞳中。与波澜不惊的地平线不同的,日向看到两块竖着的大理石挡住光线——挡住通往天堂的光。

诶,那是什么啊。

“狛枝...你...想做什么啊。”

被那只狡猾的狐狸缠上,施于魔咒般动弹不得,双腿被迅速冻结寒意贯穿全身。两只眼睛直盯着——那还未沾上积雪,精刻着自己名字的墓碑。

“哦啦?看来对这份礼物不太满意呢,日向君。”
“...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狛枝凪斗。”

狛枝注意到日向额头滴下颗豆粒大的冷汗,笑意加深了些。

“嘛..果然日向君也误解了啊。”
“...?误解?一个刻着我名字的墓碑,我还能误解什么。狛枝你...”
“不是...日向君,深呼吸深呼吸,别那么生气啦...这个啊,是为了未来准备了呢。”
“未来?”

日向的眼神里愤怒与疑惑交织,捏紧拳头想要极力压下这份不满。狛枝又笑起来,抬起嘴角缓慢上扬的弧度,一成不变的笑容里有参杂无法解释的复杂。

“日向君也知道的吧。我太幸运了呢,幸运的随时会死掉呢。”
“要是我有一天突然死了...在不知道哪个角落。在一起那么久了啊,连和日向君一起死的资格都没有。”
“狛枝...”
“没办法了呢。毕竟我也是比垃圾还没用的存在...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日向君能和我这样的垃圾死在一起。很不知耻吧,啊哈哈。”
“下个月?下个星期?下一分钟?我随时都会死呢。日向君那时候一定会很痛苦吧...”
“我希望日向君能把我埋在那里呢,等到日向君平安度过了该走的路,一起来吧。”
“啊哈...啊哈哈。能和我这样的垃圾葬在一起还真是难为日向君了呢。说不定日向君会去更远的地方,喜欢上其他女孩子也不一定。”
“真是...自说自话的一大堆废话呢。”

狛枝凪斗又笑了。溶解在烧旺的烤炉旁,滋滋声盖住雪降临的声音。

他低下头,乱糟糟的头发垂下来遮住往日发着光的浅色瞳眸。

“都挖好两个人的墓了,你就这么有自信我在你死后殉情?”
“...啊哈哈。日向君不喜欢挪开也可以呢。毕竟这也是我自己的一私己愿...”

狛枝转过身重新看向那个墓。外面下起雪来。寒气被这群小精灵又不紧不慢地降临到这片土地上,毫不留情的用美埋葬所有的艺术品和尘埃残骸。他们落到雕好的墓碑上,顺着光滑的表面跳跃,最终落到凹陷的字母纹路上。那是他们无论怎样都无法覆盖的痕迹。

“...怎么可能啊。那种事。”

日向走近背对着自己狛枝,从背后抱着他。这家伙在抖啊。日向绕到他眼前,他像拼命忍着什么眼角发红,下唇有明显的牙印印在他白皙的不正常的皮肤上。不由自主的,想要帮他舔舐那道伤口。

于是日向就那么做了。

“等到春天了,再种一点向日葵,让今后的冬天来的再晚一点吧。等墓上长满了向日葵...唔恩...”

头上的吊灯没有砸下来,狛枝没有脚底一滑摔到茶几上磕到头,没有突如其来的汽车撞向两人,不会突然爆炸。

什么都没发生。

空气粘稠如蜂蜜,渲染上过分甜度使炉火烧的更加旺盛。扩散成一道茜色屏障,浸满整个房间,成为这个沉寂冬日最温暖的一刻。

“啊对了,那个戒指。当做婚戒也没关系。”
“...谢谢你,日向君。圣诞节快乐...真的,真的很感谢...”
“圣诞快乐,狛枝。”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十分感谢能容忍这种自己都看不下去的文笔xx
最后祝您圣诞节快乐--★